某病娇の咸鱼虹桑

请点开
。。。
叫虹桑就行,专业在各种冷坑之间跳来跳去
辣鸡文手,辣鸡画手
梦想是漫画家
目前主站永七、FNAF、htf、凹凸
B站id:喵星小白
可以扩列,3298775073
评论区都会回
求评论!求勾搭!

你好,再见,祝你好梦。

为什么啊,为什么又伤害别人了……
没有一点意识,那个时侯。
唯一在脑中回荡的,
只有未关的音乐和——
如碎玻璃一般尖利的骂声和蔑视的眼神了。
好痛。
心口好痛啊。
但是,
我没有哭泣的权利呢。
因为我是伤人者。
啊啊,
最近好久都没有好好哭了呢。
【可以认为我无病呻吟,想说随便说吧,只是泄愤,很快删。】

【永七】情人节

【永七】情人节
*多西皮注意
*全员存活,连赛姐都活着
*双指挥使,女指私设平常和安托,晏大佬处理文件
*ooc严重,求不打
*可能有肉渣
*绝对甜饼!

  2月14日,情人节,一个令无数单身肥宅们哀嚎的粉红日子,当然,中央庭也未能幸免。
  恋人表示对她来说每天都是情人节,但是还是值得要庆祝。
  芙罗拉什么也不想说。默默的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并且放了话:你们很吵。
  西比尔默默把自己的学生们护到了身后。未成年勿视。

晏赛的场合:
  作为中央庭的神之头脑,迷妹的表白自然是少不了的。巧克力和信件堆成了山,这已经是晏华每个情人节的日常了,那些迷妹寄来的粉红色情书,他都会一起烧掉,至于那成山的巧克力,自己也吃不完,只能交给塞皮皮处理。
  甘党老人希罗表示强烈谴责。
  之后被某个黑发男指挥使拎回去了。
  你tm在糖尿病的边缘大鹏展翅了那么多次。我心里还没有点数?
  今晚教你做人。
  塞皮皮每个情人节都是一边啃着巧克力一边抱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多的迷妹,之后看着自己头上闪烁的光圈后,连忙在1.2秒之前认错。
  今年,也不例外。
  将那些无聊的情书随手一揉,扔进垃圾桶。在那之后的晏华看着桌上成山的巧克力,默默地去找塞皮皮处理。
  谁知,去了员工宿舍却被告知赛斯早早就骑着他的小电驴出去了。
  ? ? ?
  去给中央城区的人打了电话,赛斯也不在那里。
  不在酒吧,也不在员工宿舍,这个塞皮皮怎么这么反常?
  然而,细心的晏华下楼的时候注意到:赛斯的小电驴根本就没骑出去。老老实实在那停着。没有丝毫被人动过的痕迹。
  晏华更奇怪了。
  公用厨房那边叽叽喳喳的聚了一大堆人,听安解释,大家都在为自己的cp做巧克力。
  可是这乱七八糟的怎么也不像是个正经做饭的样啊……
  先不说别的,达尔维拉和他的影兽就占了一大半儿的地方,然而锅都被他烧糊了三个了……
  还是乌鹭靠谱,愣是抢过了最后一口完好的锅。
  泰丝拉倒是蛮靠谱的。但是你刚做完就吃掉了,真的没问题吗?
  穆娅和白正在考虑要不要在巧克力里面加入小鱼干或者苹果……
  晏华表示已经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去处理文件。
  谁知刚打开自己的办公室大门。就看着那个不正经的神官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羽蛇杖放到一边,手里是一个精致的盒子。
  “嘻嘻,华仔情人节快乐~送你的~”赛斯不正经的笑着将那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几颗精致的巧克力。
  “赛斯。”
   “?”
   “过来。”
   还没等赛斯反应过来,晏华便叼起一块巧克力塞到他的嘴里,唇舌相缠,可可脂的香气在二人囗中散开。
 
  这个吻结束后,晏华轻轻的擦了擦嘴,转身就走,只留下站在原地发愣的赛斯。
  “味道不错。”
  “这个月,加薪水。”
  赛斯本来还没缓过来,听见这一句话立刻恢复了他平常皮的要死的本性,站在原地大喊大叫:“嗷嗷嗷嗷嗷!谢谢晏爸爸!”
  “神仙!”
  “耶!”
  “还有。”晏华回过头,冷冷的看着在原地发疯的赛斯。
  “再敢大声喧哗一句,扣两倍的工资。”

达鹭达的场合:
  “我说,达尔。那些锅是跟你什么仇什么恨呢……”乌鹭边搅拌着锅里的巧克力边说。
  “……”
  “嘻嘻嘻~乌鹭我告诉你吧,达尔一点儿料理都不会做哟~”
  “阿勒赛兹!”被戳软肋的达尔愤怒的锤了一拳身边的影兽,作为发泄。
  “本来就是事实,就算不说出来,也是总有一天会被揭穿的。”
  “啧。”
  乌鹭转过头,向那人微微笑着说:“既然知道自己不会做饭。那达尔为什么要尝试呢?”
  “笨蛋……当然是想做给你吃啊……在一起已经有三个月了吧……”达尔摘了面具,面具下的脸颊微微发烫。
  啾。
  他处理好手中的事,低下头来,在达尔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砰。
某人的脸更红了。

指希的场合:

【反正你们就是想吃肉对吧!
这是一个下药不成反被上的故事
三轮车!带辅轮的!

  “情人节啊……”希罗看着手中的盒子,不禁轻笑出声。
  那里面是一颗酒心巧克力。
  夹心中的朗姆酒里面加了春药。
  万事具备,只差东风。
  “我回来了……累死我了……整整五次巡查……”黑发的指挥使深深叹了口气,摊在沙发上。
  “辛苦了,要不是我刚从监狱里出来,我也能去的……”希罗装做很遗憾的样子说到。
  “说起来,今天是情人节吧。喏,给你的。”希罗将那块巧克力递给他说。
  “今天这么大方?上次抱着糖罐子不放的是谁?”指挥使痞笑着说。
  他拿起巧克力,叼在嘴边,他的计划快达成了。
  下一刻,他抓着希罗的衣领,对着那嘴唇吻了下去。
  巧克力被他推到对方的口中,在他口中溶化。
  “你……!”他指着指挥使的脸,试图掩饰自己的喘息。
  “你以为我不知道?”指挥使边撕扯希罗的衣服边说到。
  “哈……被摆了一道…”
  “你逃不了了。”

。  。  。  。  。
关于剩下的车,单独发。
(:з」∠)_

赛指赛的场合:
【赛哈姆Ⅹ私设女指】
  “无聊。情人节什么的,和我没关系吧。”赛哈姆瞥了楼下忙和的人们,一脸不屑的出了员工宿舍大楼。
  她去了便利店,打算买瓶乌龙茶。
  手触及货架的时候,她注意到,对面,有人。
  她想透过空货架看看是谁,却不知对面的人和她有一样的想法,当两只眼睛在空货架前重合的时候,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但她已经确认了这只眼睛的主人。
  “赛哈姆?”那人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嗯。”
  单马尾的指挥使从货架后走出来,红色帽衫,银白色头戴式耳机挂在她的脖子上,黑色牛仔裤和帆布鞋。现在,她的服饰比起指挥使更像路上的高中少女。
  “抱歉抱歉,没事吧?”她不太好意思的笑到。
  赛哈姆摇了摇头,再次伸手将那最后一瓶乌龙茶够下来递给指挥使:“给。”
  “谢了,不过……稍等一下。”那人并没有接过那瓶茶,而是跑到了别的柜台旁边。不一会,她捧着两样东西出来了。
  一次性杯子和…POKEY?
  ?  ?  ?
  交界时间:9:05
  夜深。
  海滨区
  “喂……擅自跑到海边不太好吧…”赛哈姆无奈地看着那人,随便靠在了旁边的岩坝旁。她们现在正在沙滩上,大坝的下面。平常很少有人来这里。
  那人就着手机的手电筒照着,在旁边不知道捣鼓什么。
  “赛哈姆,你带打火机了吗?”
   打火机?那种东西平常自己是带着,以防万一。但是,这个时候她管自己借打火机干什么?
  她不解的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扔给那人,看着她下一步的打算。
  嗤嗤——
  导线被火点着的声音持续了一会,紧接着——
  砰
  各色的烟火在夜空中绽开,犹如漫天的星辰。事先埋在沙滩上的烟花管将烟花弹发射出去,在半空中绽开一朵火花。
  “好美……”
  她不知什么时候移到了塞哈姆的身边。手里拿着两杯乌龙茶,递了一杯给她。
  “情人节快乐~”
  “23/15/”
  “1/9”
  “14/9”

       END.
( 妈也终于写完了,累死我了(:з」∠)_

数字的梗是出自《十宗罪2》
  结合起来是:我爱你
提前了将近十天的贺文(:з」∠)_
指希的那篇车估计得真正等到情人节才会发

蛾影蝠舞

0.序曲的终焉

我到㡳是何物?

我本因成为一名正常的人类,

却因一场巨大的骗局而改变了自己的一切。

我被迫承担了前世的罪孽,最终死去。

我的躯壳破裂,

我的灵魂残缺不全,

即便这样,我也是三界之主。

一名早已腐朽的,成为传说的帝王。

仅此而已。

蛾影蝠舞 ( 简述

半同人
人物性格ooc注意
有甜有刀
文笔不好_(:зゝ∠)_